百年铁木,寻有缘人!微信:18077095366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正宗

正宗铁木砧板 批发(在广州批发市场“淘”到正宗非洲美味)铁木菜板批发商,越早知道越好,

时间:2023-04-12 00:00

人气:

作者:147小编

标签:

导读:“非得说一个愿景的话,我希望人们愿意“去看看”。即便只是过一个马路,去你不熟悉的环境。目的很简单,你可以拥有换位思考的能..._新浪网...

  “非要说两个蓝图的话,我期望人们愿意“去看一看”。即便而已过两个绿化带,去你不熟悉的环境。目地很简单,你可以保有轮转思考的能力,就算而已通过吃口他人的食材。打开你的思维,离开你的沙发,去看一看。”

  — 路易斯·阿彻

  禽流感后的深圳黄村家居用品农贸市场看起来有一点孤寂,但他们不是来买东西的,他们的目地是一家开在这儿七年的东非咖啡店。

  据传老板是喀麦隆人,伙计是深圳人,做的东非菜特别纯正。既然出国旅游短期内没啥期望,在不辞劳苦的范围内胼足蝠点见识,总之没毛病。

  到达的这时候是饭点,7点半的咖啡店楼下漆黑一片,所有店面大门Blancheville。阶梯式上的 “African Pot(东非咖啡店)” 是唯一的提示。

  服务生领他们坐下,拿来了工具栏。上面各种现代东非食材,考验的不仅是他们英文表达能力,还有想像力(因为现代东非菜式部分没什么中文注释)。

  “FuFu是喀麦隆的国民肉类,由甜菜粉制做而成,有这时候也会用咖喱或香蕉面制做,吃的这时候通常伴随两个由压碎的杏仁做成的汤食用”,这是其中两个菜的概要。

  工具栏上的两个概要

  色诱疑惑,也充满挑战。

  他们完全不知道从何下手,只得求救服务生大姐。她笑着介绍了每个他们疑惑的食材,并推荐了几个较为经典之作的组合——炖头鱼FuFu优惠券,凉糕Gari优惠券。

  “有那个蜂蜜饮品么?” 我想起以前介绍过的这款东非经典之作饮品,点评上表示这家有。

  这是一种无酒精的“啤酒”,由蜂蜜酿造,据传色泽味道十分不同寻常,最早起源于德国,在东非十分流行。

  *North of Lagos

  “禽流感无法提货,没有啦!”大姐无奈的摇摇头。

  喀麦隆是东非较为发达的两个国家,沿着大西洋的西非,保有世界上面积最大的人工湖泊。

  就饮食习惯而言,海产和海产是这儿较为常见的存在。

  喀麦隆是两个湖岸的国家

  *Erikas Travel

  第一次介绍东非饮食习惯,还是多年前看路易斯·阿彻的记录片《阿彻不加以控制》。

  “东非,一片对很多人而言都十分陌生的农地。这儿保有海洋、河流、深谷、平原,以及异常丰富的自然资源。我对它介绍不多,我打算依靠我的触觉,感官和视觉,去充分体会这片农地的美妙。” 是《喀麦隆》这集的引言。

  后来他又去过很多次东非

  *CNN

  喀麦隆的饮食习惯风格对绝大多数中国人而言是陌生的。

  这儿盛产热带友好型植物,玉米、甜菜和大蕉是主要的碳水化合物来源。米面制品很少几乎没有。肉类的食用方法也不是他们习惯的“蒸煮”即食,而是在蒸煮的基础上,再把熟透的植物放进舂里捣成类似年糕的模样。

  打肉类的过程

  *Gifphy

  配肉类的菜,也以“乱炖”为主。这儿的海产海产异常丰富,鱼虾贝类和牛羊猪往往会被一同放进两个大锅里,加上各种辛辣的香料,熬制出一锅保有咖喱般的色泽的鲜辣汤。 

  “在喀麦隆,一日三餐一般是由一份肉或鱼做成的炖菜,里面加入花生泥和辛辣特调棕榈油,再配上一碗淀粉组合而成。” 路易斯·阿彻在记录片里进行了基础阐释。   

  喀麦隆街边的咖啡店

  *Lonely Planet

  人潮涌动的喀麦隆市场,咖啡店会沿着人行道开两个半开放厨房。炖好的各色汤汁菜式在不锈钢大锅里依次排开,红棕的汤汁里浸泡着各种新鲜而炖的酥烂的肉类海产,里面还有整的鸡蛋。

  肉类的“淀粉糊糊”就在隔壁舂打,一大锅新鲜蒸熟的去皮甜菜被放进舂里,由帮厨用木棍捣出黏性,然后快速装进大桶带走。

  人们沿街排队,老板们熟练的从热乎的锅里舀一勺糊糊,再拿两个碗盛一碗炖菜汤,淋上些许佐料(比如调制的香料油),就可以端走了。

  米饭开始越来越多了,但右边部分还是现代的糊糊配炖菜

  *Scout Magazine

  面对这样的陌生,我疑惑死了味道。

  深圳黄村的东非咖啡店自然不可能完整地还原喀麦隆味道,但至少保有尽可能纯正的灵魂。

  下方:FuFu 右上:炖羊尾   左上:烫青菜

  *作者供图

  上桌的FuFu的确如电视里一样,是个淡黄色的淀粉糊糊团。点的羊尾也是,浸泡在棕红色汤里。还有两个小碗,他们不确定是什么。

  服务生大姐贴心的给他们拿来了刀叉,我一边顺手拿起叉子,一边怂恿好友:要不要入乡随俗用手吃?她狡黠的冲我笑了一下,我即刻心领神会。

  吃法如上所示

  *寻吃记

  “大姐,可以给他们洗手的盆么?”

  在喀麦隆,因为人们习惯用手进食,餐桌上通常会有两个不锈钢盆作为洗手容器。人们从壶里倒水洗手,再用手抓取食材蘸进汤汁食用。我记得阿彻就曾经开玩笑说“在这儿吃饭,你需要练就两个不怕热汤烫的铁指”。

  店里洗手用的套装

  *大众点评

  大姐很惊讶于他们的要求,还是配合的拿了两个盆来。这家店日常来吃的东非朋友很多,这套洗手的设备是原本就有的。

  我尝试用手取FuFu,很烫,单独吃了一口,淡淡的,没什么味道,能感觉是用甜菜粉或玉米粉冲调的,而不是如喀麦隆本地舂捣而成,少了些许韧劲。

  再蘸汤 —— 哦,够鲜!这个汤带有浓郁的厚重感,应该是花生泥带来的,杏仁的香气混合辛辣的鲜汤,羊尾又炖的酥烂,是两个有趣又好喝的存在。

  fufu上桌就是这么两个面团团

  *作者供图

  拿起勺子单独尝试一口汤,果然如此。

  另两个小碗里的食材则陌生了许多,服务生大姐介绍两个是秋葵——秋葵的粘液被充分的导出,如果用手抓取FuFu沾食,一条黏丝可以拉的好长。味道也是黏黏的秋葵味,不算味蕾的第一眼美人。

  带有巨大粘性的秋葵

  *作者供图

  另两个碗就更神奇了,大姐介绍是杏仁汤(英文是Egusi),但很显然看起来跟鸡蛋没什么关系。我用勺子试喝了一口——有鲜,有肉味儿,但也有点腥,舌尖有明显的颗粒感。

  再来一大勺,唔?怎么有鱼骨头?

  杏仁汤就是中间那个小碗

  *作者供图

  “这个汤是用鸡肉猪肉和鱼肉一起炖的,里面还有瓜子泥”,大姐这么一解释,我就明白了。这么个组合搭配,的确不常见。

  好友的Gari牛肉跟我区别不大,Gari就是纯用甜菜粉做的,白白的两个面团球,吃起来也是淡淡的,适合蘸汁。但她的炖菜里据传放了属于东非的一种名叫“苦叶”的香料,他们努力砸吧着嘴,却也没吃出主要的味道区别。

  用手吃饭是两个需要习惯的饮食习惯风俗

  *作者供图

  作为店里唯一的一桌,他们跟后来赶来关店的伙计聊了聊。

  自从禽流感以后,生意的确不那么好做。东非的朋友们主要集中在周末,他们休息的这时候,过来开个荤。工具栏上的中餐也是为他们准备的,“他们也想吃中餐呀”,伙计笑着说。

  工具栏上也有不少中餐

  但凡不辞劳苦,伙计和先生也会帮助新来这儿的东非朋友,“每周末会允许不同组织在这儿办活动,帮助他们,大家都挺不容易的其实。” 伙计语言里也是淡淡的无奈。

  “食材或许不是世界和平的答案,但它至少可以是两个开始。” 阿彻曾经在一次采访中说,“当你愿意走进陌生,去尝试理解,这些事也会在你身上留下印记。你会发现,你开始看见世界的庞大和复杂,以及他们的渺小,而这些都是好的。”

  *玩转深圳

  作者:梅姗姗

越南正宗铁木砧板--稀缺珍品砧板!

真材实料,越南蚬木!百年铁木,寻遇有缘人!

厨房砧板选铁木;铁木砧板看越南!

在线购买、咨询了解 越南《蚬木砧板》

联系我们4.jpg


温馨提示:以上内容整理于网络,仅供参考,如果对您有帮助,留下您的阅读感言吧!
相关阅读
本类排行
相关标签
本类推荐

网站地图 sitemap sitemap

Copyright © 2002-2021 真越铁木砧板网 版权所有 备案号:桂ICP备2021004354号-1
本站资料均来源互联网收集整理,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,请跟我们联系。

关注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