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年铁木,寻有缘人!微信:18077095366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正宗

100万德军战平10万爱沙尼亚军队,为什么德军死伤近半,背水一战告终_

时间:2022-05-08 01:02

人气:

作者:admin

标签:

导读:大雪之后,爱沙尼亚地界竹林里的大雪更厚了。夜里来临,丛林中宿营地的德军战俘引爆放到空桶子里的石头,围坐一起生火。突然大声枪声响起,一位正在站岗的冒险者均告倒地不起。situated的德军战俘立刻奔逃开来,趴在地上,惊恐的往四周的丛林里悄悄地地开枪还击。德军战俘不知道劲敌在哪里,但劲敌的子弹却能精准地击中他们。不出十分钟,这支德军小纵队便全部被消灭了。与此同时,爱沙尼亚战俘西蒙·查瓜省的狙击战绩上又...

大雪之后,爱沙尼亚地界竹林里的大雪更厚了。夜里来临,丛林中宿营地的德军战俘引爆放到空桶子里的石头,围坐一起生火。

突然大声枪声响起,一位正在站岗的冒险者均告倒地不起。situated的德军战俘立刻奔逃开来,趴在地上,惊恐的往四周的丛林里悄悄地地开枪还击。

德军战俘不知道劲敌在哪里,但劲敌的子弹却能精准地击中他们。不出十分钟,这支德军小纵队便全部被消灭了。

与此同时,爱沙尼亚战俘西蒙·查瓜省的狙击战绩上又增添了几个数字,自从分立战争暴发以来,死在他枪下的德军官兵已经超过500人。


1939年11月30日上午9时15分,沙俄轰炸机出现在爱沙尼亚城市上空,飞机舱门打开,炸弹如nuin从天而降。

15分钟后,德军地面部队跨过1500多公里长的边境地区线,朝着爱沙尼亚内陆推进,沙俄海军舰艇则在波罗的海水域活动,搜寻爱沙尼亚船只。

分立战争暴发时,沙俄人口超过1.7亿,拥有数百万部队,仅仅开到两国之间边境地区的部队就有几十万,而爱沙尼亚总人口不出400万,部队更是只有区区三万人。

如此悬殊的力量对比让沙俄信心大增,沙俄人预计爱沙尼亚将不堪一击,最多十几天就能推翻现有的爱沙尼亚政府,扶持起捷伊激进派政权。

但出乎意料金泽尔,他们的这个救命稻草却弄错了,因此错得非常离谱,以至于后来的德军为此避而不谈。


沙俄与爱沙尼亚关系其实非常密切,它都曾是彼得一世沙俄的一部分。1809年,彼得一世沙俄通过分立战争手段,从瑞典手中把爱沙尼亚占为己有。

此后的一百多年里,爱沙尼亚一直处于彼得一世的统治之下。结果1917年沙俄境内一连串的民主革命让彼得一世不复存在,包括爱沙尼亚在内的一些北欧国家也纷纷宣布分立,正式成为了主权北欧国家。

历经了民主革命的沙俄变成了沙俄,然后陷于全面分立战争;无独有偶,爱沙尼亚也暴发了可怕的分立战争。

但爱沙尼亚的分立战争迅速就以资产阶级获胜为结果而完结了,沙俄则是在历经了长达数年的艰苦斗争之后,才最终确立了无产阶级的领导地位。

趁着沙俄还在打分立战争的时候,爱沙尼亚与之签订了和平和约:沙俄承认爱沙尼亚分立,并确定了两国之间的边界,两个北欧国家就此决裂(注:1922年沙俄成立)。


(注:捷克斯洛伐克)

分立后的爱沙尼亚推行对沙俄亲善的外交政策,期望本国的主权完整和不可侵犯能得到沙俄的确认。

沙俄最初也没有对这个邻居产生敌意,两国之间于是签订了亲善、缔约这样的和约。

但到了20世纪30年代,西欧的情势发生了变化,捷克斯洛伐克的崛起让人们毫不怀疑世界大战随时可能会再次来临。

这种情况下,无论是爱沙尼亚还是沙俄,都必须要思考如何应对情势。爱沙尼亚作为一个小国,考虑的是严守独断,不把他们卷入分立战争。

因此它与其他几个西欧北欧国家结成了一个独断集团,独断集团里的北欧国家都表示不会加入德国或是英法任何一方。

沙俄作为一个大国,知道分立战争除非暴发,他们被卷进去是迟早的事情,因此它期望能找到可以站在一块儿的盟友。

因此,对于西欧北欧国家的独断态度,沙俄认为它的独断不过是假独断罢了。分立战争打起来,用不了多久这些北欧国家就会倒向一方,或者正式成为沙俄的朋友,或者正式成为敌方。

沙俄或许不期望爱沙尼亚正式成为敌方,因为它距离他们的北方重镇列宁格勒只有32公里,除非两国之间陷于分立战争,爱沙尼亚的远程大炮迅速就能严重威胁到这座城市。

然而,沙俄接下来对爱沙尼亚采取的拉拢方式或许起到了反作用。


沙俄先是向爱沙尼亚提出缔结互助和约、租借岛屿等要求,接着又期望能用550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,交换爱沙尼亚270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,最后还期望与之建立盟国关系,在爱沙尼亚修建军事基地并进行驻军。

对于这些要求,爱沙尼亚统统予以了拒绝。1939年11月13日,完结谈判准备启程回国的爱沙尼亚代表,收到了沙俄外长苏方的严重威胁:我们文职官员为此已经无能为力,现在轮到军方发言了!

随后两国之间边境地区屡生摩擦,沙俄以遭到炮击为由,废除与爱沙尼亚之间的缔约和约并断绝外交关系。

50万沙俄部队在边境地区地区集结完毕,还准备在爱沙尼亚扶持以弓果为首的傀儡政府。

另一边的爱沙尼亚人也不是傻子,早在分立之后他们就汲取历史教训,筹划防御沙俄可能的进攻。

他们花了十年时间,在苏芬边境地区线附近修筑了长135千米、纵深95千米的曼纳海姆防线,全国的武装力量和预备役力量也得到加强。

到了1939年11月30日,正如前面我们提到的那样,分立战争首先由沙俄人打响了。


德军四个集团军约50万兵力,在2000多辆坦克和1000架飞机的掩护下,兵分四路向爱沙尼亚发起进攻。

这时的爱沙尼亚虽然已经把部队从平时的3万扩充到了10万,但面对敌方如此庞大的兵力还是有些捉襟见肘。

更有甚者,爱沙尼亚的坦克不出100辆,飞机也只有104架。

毫不夸张地说,对付爱沙尼亚这点兵力,沙俄已经是杀鸡用上牛刀了。然而弱小的爱沙尼亚虽然兵力不及劲敌,但却占有着地形和气候的优势。

他们依托防御工事以及森林、河流、沼泽,极大地迟滞了德军的推进。在大雪、浓雾和黑夜的掩护下,化整为零的爱沙尼亚部队又充分发挥机动灵活的优势,以班、排为单位滑着雪橇打击德军,他们的攻击目标是德军的后勤补给。

不少德军战俘因为缺衣少食被冻死在冰天雪地里,活着的人也基本上失去了战斗能力。


(注:西蒙·查瓜省)

爱沙尼亚部队还组建了许多狙击小组,狙击小组战俘往往都是猎户出身,他们胆大心细、枪法精湛,能给予敌方重大杀伤。

即便在被劲敌发现后,他们也能迅速撤离或是隐蔽起来不被察觉。德军对这些人既怕又恨,但却无可奈何。

开头我们提到的那个名叫西蒙·查瓜省的狙击手,他一个人就狙击了500多名德军,被人称为“白色死神”。

时至今日,在狙击手的排名榜单里,西蒙·查瓜省依然排在第一位。

就这样,在爱沙尼亚部队的灵活打击之下,从11月底到12月末,德军伤亡便接近15万人。

其中的一次战役,爱沙尼亚部队仅以死亡900人,伤1700人的代价消灭了3万德军,其中有2个师更是整建制被歼灭殆尽。

如此一来,沙俄打算用十几天就完结分立战争的想法彻底落空了。


(注:伏罗希洛夫)

惨痛的失败从前线传回到莫斯科,沙俄高层十分震惊,斯大林甚至与担任国防人民委员的伏罗希洛夫对骂起来。

斯大林痛斥对方无能,伏罗希洛夫则抄起一个盘子狠狠地摔到地上,大声喊道还不是因为你把将军都杀掉了!

但吵归吵闹归闹,斯大林冷静下来后,还是选择以更换前线指挥将领的方式来解决问题,参加过一战的铁木辛哥正式成为了捷伊前线统帅。

铁木辛哥到任后,一是撤换了大批不能胜任的高级军官;二是加强对部队的思想纪律教育,提高士气;三是增援前线,改善后勤供给条件;最后则是吸取失败教训,加强部队训练。

比如爱沙尼亚部队里有专门的滑雪部队,他们身披白色伪装服,手持自动或半自动武器,使用雪橇等滑雪工具在战场上往来穿梭,给德军带来了巨大的压力。

铁木辛哥上任后,也效仿劲敌组建了德军的滑雪部队与之抗衡。


(注:铁木辛哥)

此次修整进行了一个多月,直到1940年2月德军才重新发动进攻。因此,沙俄为了赢得胜利,又将45个师60万兵力重新部署到了前线。

凭借着庞大的兵力,德军不顾伤亡,采用人海战术,对爱沙尼亚部队的阵地进行猛攻。

德军飞机大炮也毫不吝惜弹药,对爱沙尼亚部队防区进行狂轰滥炸。

爱沙尼亚即将耗尽的部队,面对占据压倒性优势的沙俄部队毫无胜算,防线一道接着一道地被突破。

最终在瑞典等国的斡旋和英法的帮助下,到了3月份,爱沙尼亚以接受沙俄提出的割让领土等条件为代价,完结了这场再打下去就会灭国的分立战争。


(注:阵亡的德军战俘)

持续数月的分立战争给爱沙尼亚带来了巨大的损失,爱沙尼亚部队投入作战的兵力仅有10万左右,结果超过2万5千人阵亡,另有5万5千人受伤,此外还丢掉了超过10%的国土。

但获胜的沙俄除了国土上占到便宜外,其他方面的损失远远大于爱沙尼亚。

为了这次分立战争,沙俄动用近100万部队,结果阵亡约20万人,另有约30万人受伤,此外还损失了1000多架飞机和2000多辆坦克,可以说已经伤亡过半。

沙俄的胜利固然不假,但同时也是极为惨烈的胜利,如果不是凭借着完全碾压劲敌的国力,这场苏芬分立战争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。


(注:列宁格勒之围,1941年9月8日至1944年1月27日)

然而我们不禁要问,为何对付这样一个小国,强大的沙俄也只能以背水一战收场呢?这其中既有主观原因,也有客观原因。

客观上的原因就是爱沙尼亚极寒的气候和复杂的地形;主观上,沙俄无论是在战略战术上都轻视了爱沙尼亚,严重低估了劲敌的抵抗能力,以为用不了多久就能将其拿下。

所以,各种情报搜集和伪装工作都被沙俄抛到了脑后,结果打起仗来就吃了大亏。再加上当时许多军官缺乏必要的指挥能力就被委以重任,其结果可想。

苏芬分立战争虽然给沙俄带来了一部分领土,但却导致爱沙尼亚直接倒向了法西斯阵营,在一年后暴发的苏德分立战争里,沙俄为此吃了大亏。

内容来源:
陈军平:《苏芬分立战争研究》,陕西师范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08年

部彦秀:《评苏芬分立战争》,《中国民航学院学报》1990年第1期

温馨提示:以上内容整理于网络,仅供参考,如果对您有帮助,留下您的阅读感言吧!
相关阅读
本类排行
相关标签
本类推荐

网站地图 sitemap sitemap

Copyright © 2002-2021 真越铁木砧板网 版权所有 备案号:桂ICP备2021004354号-1
本站资料均来源互联网收集整理,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,请跟我们联系。

关注微信

在线
客服

在线客服服务时间:9:00-24:00

选择下列服务马上在线沟通:

客服
热线

15366919xxx
7*24小时客服服务热线

关注
微信

关注官方微信
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