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浏览铁木砧板网!

网站地图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非洲

令人敬重的失败者,非洲“切格瓦拉”_红色总统桑卡拉

时间:2022-04-07 04:46

人气:

作者:admin

标签:

导读:很多人说,非洲民风有股子劣根性,没出现过优秀的国家领导人。事实告诉我们,他们确实曾经有过,但后来都死在了帝国主义的枪口下。前阵子,一个叫做布基纳法索的西非国家成功引渡了前总统布莱斯·孔波雷,并指控了他一系列罪名,A4纸密密麻麻的总共写了40多页,而其中最重的,是危害国家安全罪、谋杀罪和藏尸罪。这些罪名,直指三十多年前,发生在1987年的一次政变——孔波雷通过政变,“清算”了当时的泛非主义运动领袖、...

很多人说,非洲民风有股子劣根性,没出现过优秀的国家领导人。

事实告诉我们,他们确实曾经有过,但后来都死在了帝国主义的枪口下。

前阵子,一个叫做布基纳法索的西非国家成功引渡了前总统布莱斯·孔波雷,并指控了他一系列罪名,A4纸密密麻麻的总共写了40多页,而其中最重的,是危害国家安全罪、谋杀罪和藏尸罪。


这些罪名,直指三十多年前,发生在1987年的一次政变——孔波雷通过政变,“清算”了当时的泛非主义运动领袖、布基纳法索首任总统托马斯·桑卡拉。

而这位托马斯·桑卡拉总统,他自己,也是政变上台的。

演讲中的,满眼都是光的托马斯·桑卡拉


其实,要说非洲的政变,那简直平常地如同上班上学,穿衣吃饭一样,原本没啥值得大惊小怪的。在某些国家,甚至可以说得上是“政府换届,全靠政变”,反倒是那些和平过渡的政权交替,总被当成“新鲜事儿”。

政变的流程、总统的“诞生”通常是——带着手下武装发动突袭,杀向总统府,控制政权;枪毙反对派和“持异见者”;卖力的扶植自己人和大肆敛财;在新的“革命”之前准备好存款,尽可能多的购置海外资产,以确保一旦自己遇到政变的时候,能从容的逃到欧洲或美国....

前苏丹总统巴希尔逃亡后,人们从他家里拉出的成麻袋的美元


在很久很久以前的1983年8月4日,33岁的军队激进派领导者托马斯·桑卡拉上尉和他的团队发动了这个国家17年以来的第四次政变,随后桑卡拉自任总统,把国名从上沃尔特共和国改名为“布基纳法索共和国”,意为“有尊严的土地”。

原本,老百姓们对这个军政府并不太上心,他们只是想,又一个军政府来了,这次不知道他们会用什么花样来捞钱,聚敛民脂民膏....

可托马斯·桑卡拉上尉政变后组建的政府,就偏不!

桑卡拉称这次政变为“八四”革命——显然,他要塑造的,是一个与众不同的政府和国家。

布基纳法索的国徽曾带着明显的革命情怀


他从自身做起,力图改变那些在非洲国家已经司空见惯的“规则”——总统先生带头卖掉了政府配备的“奔驰”轿车,换成了普通车。

随后又自己以身作则,给政府、军队各级官员降薪,取消公务员的各种超福利待遇,并且禁止他们乘坐飞机的商务舱;

甚至连桑卡拉作为一国元首正式访问邻国的时候,也要买经济舱的飞机票,而同期的非洲各国的“独裁者”们,都在傲娇地享受着自己的“总统专机”。

布基纳法索气候常年酷热,但桑卡拉却移走了办公室的空调,并要求政府高官们也跟他一样放弃空调,他说——如果我们国家的大多数人民都买不起空调,那么我们作为官员,使用这样的奢侈品,就是一个耻辱!

如今的布基纳法索已经把桑卡拉当成圣徒一样崇拜


除了降薪、取消一些福利、不让坐商务舱、不让用空调外,更令那些当大爷当习惯了的各级官员们抓狂的是,总统还经常抓他们去下乡劳动,与农民一起耕地,照顾牲畜,平日不让穿昂贵的品牌服饰,一律使用本国纺织品....另外,还要按照指示,每年的圣诞节,把自己当月的薪水捐给穷人;高级别官员必须公布个人财产,接受专门机构的廉政调查,鼓励群众监督举报官员隐密财产的行为。

当年,桑卡拉第一个走进申报大厅、郑重地汇报着自己的财产情况,大厅里坐满了 前来听取国家领导人申报财产的人民群众。

现场,通过电台、电视台的实况转播,人们了解到,桑卡拉申报的财产有——月薪13.8万非洲法郎,他夫人月薪5.4万非洲法郎,他们有一栋普通的祖传住宅,一辆政府提供的丰田小轿车、一台电视机、一个冰箱,一个冰柜(已经坏掉),两辆自行车。

桑卡拉还如实申报了别人赠送的四辆不同型号的小汽车和累计85.2亿非洲法郎(约合1.04亿元人民币)的赠款,并把这些钱物悉数上交了国家。

后人为桑卡拉修建的纪念碑


此时,桑卡拉夫妇每月工资加一起是19.2万非洲法郎,需要供养一家19 口人的生活(双亲和15个孩子,其中两个是他们的亲生子女,其余均为收养);而上任总统,月薪曾是150万非洲法郎,这还不算各种隐性收入....

桑卡拉主持国会立法,废除了一夫多妻制,明令禁止非洲地区盛行的女性割礼习俗,任命了多位女部长。

他以总统令的形式,号召全国所有的男人,在“三八节”那天,为妻子买食物和做饭——你告诉她自己有多么爱她,就要让她的生活更轻松,明白她为了家庭付出了多少精力。

可能,这在咱们看来,丈夫为妻子购买生活资料和做顿饭,就是很稀松平常的家庭生活,但要换到把女人视为财产甚至奴隶的某些非洲地区,几乎是想都不敢想的事儿。

另外,桑卡拉主持的新政府还很卖力地在农村地区进行扫盲、兴修水利工程,推广煤气灶,号召全国人民努力种树,来抵制沙漠化,为250万儿童免费接种预防脑膜炎、黄热病和麻疹的疫苗...


当然,上述这些“改革”,仅仅是个开始,桑卡拉宣布,布基纳法索要进行的,是一场“人民民主革命”,他要将带着原始气息的布基纳法索,迅速建成社会主义国家,再快速实现共产主义。

桑卡拉时代,布基纳法索的少先队员们


上台后不久,桑卡拉总统就开始搞了土改,用国家强制力剥夺了大庄园主们的土地;随后又开始尝试把那些并不太多的工业企业收归国有化。

桑卡拉为了实现中央集权,取消了部落酋长们的特权并直接没收了他们的财产,农牧民再也没有义务向酋长进贡和为酋长免费工作。

不出几年,布基纳法索的小麦产量从每公顷产量1700公斤提升到了3800公斤,文盲率从近60%下降到了13%,婴儿死亡率从20.8%,降到了14.5%。

桑卡拉积极倡导开展全民体育运动,自己每天坚持晨跑,并规定每星期四下午4—6时为全民体育锻炼时间。在那段岁月中,市民们经常看到桑卡拉穿着鲜艳的运动服,带着一群青年人在大街上开心地长跑。


貌似,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....但这一切,又是如此的脆弱。

桑卡拉面对的是一个部落割据,民风原始,几乎没有什么工业基础的世界最不发达国家,这样的环境,直接效仿苏联模式,开始搞社会主义革命,原本就是先天不足的。

布基纳法索并不具备社会主义革命所依赖的,以工人阶级为主的群众基础。

于是,为了团结以农民为主的广大劳动人民,桑卡拉实行了偏向乡村、打压城市中产与资本家的经济政策~限制进口,削减公职人员工资待遇(除了公务员,也包括教师、医生这些职业人群),对高收入者征收重税,动不动就让市民们给农村贫困地区捐款。

他肯定了城里人的现代化生活方式,但又切了他们的蛋糕。这导致——一些城里人,并不喜欢他。

如今的布基纳法索市民在他的雕像前合照


而另一边,他给了乡下人钱,但却彻底否定了他们世世代代奉为真理的生活方式和传统价值观。比如,买卖婚姻、一夫多妻,同时还严重触犯了势力强大的部落酋长们。

这使得,一部分乡下人,也不喜欢他。

更糟糕的是,两边不讨好的桑卡拉,在国际外交方面,处理得也不够圆滑。

比如,他在搞城市改造的时候,国有化的一批企业,很多都属于前宗主国,法国持股管理的。

这令法国方面十分恼怒。

长期以来,法国对于自己的非洲前殖民地们,一直采用着“家长式”的外交政策,什么都要插上一手,同时也会给那些“听话”的国家,定期拨发大量援助。

法国政府一怒之下,撤销了对布基纳法索的例行援助。

桑卡拉政府早期发行的邮票,法国样式的冲锋枪,后来都统一换成AK了


桑卡拉则表现得非常有骨气,他说——世界上没有任何免费的午餐,接受援助的代价是接受控制。

然而,再回到现实中,单凭布基纳法索的国力,彻底自力更生,在短期内显然是不可能实现的。

于是,托马斯·桑卡拉把目光转向了东方阵营...

桑卡拉向来视苏联为终极偶像(即便这时的苏联,正在哗哗地走下坡路),一直在非常努力的争取苏联方面的支持和援助。

但可惜的是,1980年代中后期的苏联,在非洲执行的是收缩和撤退政策,它给予桑卡拉的,更多还是口头鼓励,没太舍得投下什么真金白银。

甚至,当年桑卡拉满怀希望地去访问苏联的时候,戈尔巴乔夫也仅是简单同桑卡拉拍了张照,寒暄了几分钟就走了, 将他无情地甩给了总理雷日科夫 …

此时,真正努力援助过布基纳法索的,几乎只有桑卡拉的偶像——切格瓦拉的祖国~古巴。当然,这样的援助,只是杯水车薪。毕竟,小国古巴,自己都还不怎么够吃,两地之间,又隔着千山万水。

桑卡拉和卡斯特罗


与此同时,桑卡拉跟周边国家的关系,也太过激进。

桑卡拉武断的一刀切,将非洲国家划分为了“进步”国家和 “反动”国家。比如,此时选择了社会主义发展方向的邻国贝宁、高调反美的利比亚,就被桑卡拉看成了“进步”国家;而诸如科特迪瓦和多哥这些跟法国仍旧保持着密切关系,接受法国方面“家长式”外交政策的,都统统属于 “反动”国家。

殖民时代的欧洲,法国殖民地面积最大


而且,桑卡拉还不断号召西非国家拒绝归还帝国主义的外债,甚至鼓励它们对外“输出革命”———这才是最令法国头疼的地方。

几年下去,桑卡拉在国际上近乎孤立无援,国内很多人也想赶他下台。

1987 年10月15日,桑卡拉昔日的“战友”,国内2号人物,布莱斯·孔波雷发动政变,并于当日宣布,托马斯·桑卡拉总统“意外身亡”,由他出任代总统,成立新政府。

孔波雷作为一个标准的军事独裁者,很快就通过“选举”,高票当选正式国家领导人,并随后修改宪法,规定总统可以无限期连任,直到2014年底,被政变轰下台,卷走巨额财产流亡海外。

2005年,孔波雷和小布什


桑卡拉身亡三十多年后,当孔波雷被引渡回国并接受审判的时候,桑卡拉“意外死亡”的真相,才最终呈现在了世人眼前。

1980年代的孔波雷


根据多名政变见证人的回忆和法庭证词,1987 年10月15日下午两点,桑卡拉和往常一样,穿着运动服出门,待会有个会议,结束后他打算跑步回家。

在议会大楼内,桑卡拉如往常一样,自己拎包拿文件,连保镖都没带一个。

下午的会议刚开始,窗外就响起了密集的枪声,桑卡拉站起来,隔着门大声问道:“你们在搞什么?”

然后,门外传来了粗暴的回话:“这是一场政变,里面的人都举起双手滚出来!”

桑卡拉先是愣了一下,然后冷静地与会场的官员们说:“待在这里别动,他们要的是我。”

随后他推开大门,立即被打成了筛子。

冲入会议室的政变军人对着12位与会者一通扫射。很快,所有人都躺在了血泊中,只有一名顾问靠装死逃生,他后来也成为了庭审的主要证人之一。

很快,政变部队发动全城大清洗,又杀害了大批支持桑卡拉的官员、军警和革命群众。

孔波雷为了使政变合法化,本想指控桑卡拉贪污罪,但反复清查后,却发现,他的个人财产只有一辆老旧的丰田汽车,一台二手的旧冰箱,三把吉他,几套旧军装和运动服。

桑卡拉酷爱音乐,布基纳法索国歌就是由他谱曲


桑卡拉并没有非洲总统的标准配备——上亿美元的瑞士银行存款,或者劳斯莱斯,金条和钻石。

事后,桑卡拉的遗体被草草的埋在一个没有标志的坟墓里,有关他的话题,成为了全国两代人的禁忌。 直到孔波雷被赶下台后的2015年,人们才对他进行了重新安葬。

后人在这位总统的遗体中,共发现了从三种武器射出的12发子弹。

三十多年来,关于这次政变,人们总是怀疑其中离不开法国情报机构的暗中运作。

但时任法国总统密特朗一直极力否认。密特朗曾公开表示,个人对桑卡拉非常欣赏,即便其的行事做派偶尔会令他“感到不自在”。

桑卡拉和密特朗


桑卡拉的悲剧,似乎从一开始,就注定了。

布基纳法索作为一个非洲穷国,外无强援,亦无如五六十年代的世界革命大环境背书(上世纪八十年代正好是全球殖民主义大反攻的时代);而国内除了原生态自然风光以外,地下无富有矿藏,地上多戈壁荒漠,可算是天时地利皆无;

更不容忽视的还有,桑卡拉内改革的同时,即便他自己就是军队出身,但也没太在意军队思想建设和组织建设,导致军队既不能忠于革命,又不能忠于他自己;

没有靠谱枪杆子撑腰的社会主义改革,在内部反动势力和外部殖民帝国的包围下,总是很容易失败的。

类似的悲剧,还有端着AK战斗至死的智利红色总统阿连德。

这是阿连德留给人们的最后两张照片——拒绝投降的头戴钢盔,手拎AK,跟包围总统府的政变军队做最后的战斗



而这位桑卡拉总统,早期掌握政权的过程太顺利,导致他一度天真地认为,革命是一个不需要流太多血,就能水到渠成的活动,从而忽视了敌人们反扑的凶恶程度。

后来,桑卡拉也逐渐认识到了问题的复杂性和严重性。在遇害前几天,他还曾开玩笑般地问身边的人~“我能像切格瓦拉一样活到39岁吗?”

最终,桑卡拉的生命定格在了38岁。


“红色总统”桑卡拉同志用血的教训再次告诫我们——“革命不是请客吃饭”、“枪杆子里出政权”、“党指挥枪”的至理名言,都是亘古不变的......

而更让人唏嘘的是,相比之下,非洲的那些臭名远扬的独裁者们,很多却都活到了自然死亡,即便被赶下台,还能带着妻子和情妇们安稳地度过余生...

温馨提示:以上内容整理于网络,仅供参考,如果对您有帮助,留下您的阅读感言吧!
相关阅读
本类排行
相关标签
本类推荐

网站地图 sitemap sitemap

Copyright © 2002-2021 真越铁木砧板网 版权所有 备案号:桂ICP备2021004354号-1
本站资料均来源互联网收集整理,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,请跟我们联系。

关注微信

在线
客服

在线客服服务时间:9:00-24:00

选择下列服务马上在线沟通:

客服
热线

15366919xxx
7*24小时客服服务热线

关注
微信

关注官方微信
顶部